1. 首页
  2. 资讯

红色旅行箱好吗

春节的火车车厢,不都是拥挤的,有时候甚至空空荡荡。那是五年前的大年初一,我因为单位有事耽搁,只到大年初一上午才坐上从青岛开往北京的动车回老家过年。等我坐上动车的时候,我乐

春节的火车车厢,不都是拥挤的,有时候甚至空空荡荡。

那是五年前的大年初一,我因为单位有事耽搁,只到大年初一上午才坐上从青岛开往北京的动车回老家过年。

等我坐上动车的时候,我乐了。空荡荡的车厢里,竟然只有我一个人。能在春节期间,独享一节车厢,这该是多大的一种荣幸啊。

但是,不对,就在距离动车快要启动前的几分钟,从站台上跑进车厢以为姑娘。急匆匆的,只拉着一个红色拉杆旅行箱。进了车厢后,看看车票,就做到了我车道对过的座位上。

姑娘穿一件轻粉丝直筒收腰的羽绒大衣,黑直长的头发,稍稍飘散在肩后,体型偏瘦,面目清秀,身高约在165CM。

在如此幸运的车厢内,还有一个面容姣好的同行女孩,我感觉即便是加班的春节,也不让人烦恼了。

女孩坐下来,动车就启动了。出了车站,白色动车在冬天显得萧杀的胶东大地上飞驰。让我没有想到的是,那位女孩一直看着窗外,离开青岛没多久,女孩就抽泣起来,可能是感到车厢没有很多人,后来抽泣变成呜咽,竟然哭成声音。

乘务员过来时,急忙问是否有什么需要帮助。女孩马上制止哭声,强做笑容,告诉乘务员只是心里难受,没事。

在这时候,可能感觉也有些打扰我,女孩也冲我勉强一笑。

为了能缓和尴尬,在服务员离开后,我也顺势做了过去,与女孩对坐。拿着一些零食,请她吃。她拜一拜手,但依然表示感谢。

我问:“大过年的,这是怎么了呢?”女孩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问了一个问题:“你是青岛人吗?”

我说:“不是,但我在青岛工作生活十多年了,对青岛还算了解。”女孩又问:“青岛的男人是不是都大男子主义?”

我笑了,说:“青岛男人比较爱面子,是不是大男子主义,看个人脾性,不能一概而论。”

慢慢聊了起来,才知道女孩是泰安人,大学毕业在北京工作,前两年与一位在北京工作的青岛男孩谈恋爱。最近正在谈论婚嫁。所以,这个春节,她没有回泰安老家,而是跟着男友来到青岛过年,与准公婆商议年后五一节结婚的事情。

没想到,在男友家只待了三天,她就无法忍受,大年初一坐上了返回北京的火车。“我也不好回老家,于是就返回北京吧。”

原来,准婆婆嫌弃女孩是农村的,话里话外有些挑剔,并且在商议婚礼的事情,表示一定要听自己的安排,完全按照青岛这边的习俗办。“我们老家也有自己的习俗,我说能不能在结婚过程,两边的习俗都兼顾。他妈妈就不同意,脸色很难堪。”女孩说,这还不是她最伤心的,最伤心的是男友也不理解她,让她完全听他妈的安排。

“为这时候,我们除夕夜在卧室吵了一架,今天一早我就收拾行李离开他家了。”女孩说。

在我们说话的时候,女孩的男友打来电话。听的出,男孩非常生气,说女孩一点都不给他们家人面子。女孩气的直接关了机。

动车过了潍坊站,车厢里又上来几个人。我们也就停止了对此事的讨论。

后来,我一路上宽慰女孩,慢慢地,女孩冷静下来,表示等回了北京,给男友回个电话。

从北京下车时,我们互相加了微信好友,但都没有主动联系过对方。后来,我换手机,换了新的微信号,就此失去了联系。不知道,这位姑娘现在是否幸福?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。